鲁迅与螃蟹
作者:周惠斌  李白、苏轼、袁枚、李渔、张岱等许多文人墨客都钟情于蟹,留下了妇孺皆知的诗词文赋和精彩美好的逸闻趣事。鲁迅亦不例外,他品蟹写蟹,信手拈来,涉笔成趣。  每逢天高气爽、菊黄蟹肥时节,鲁迅总会选购肉质新鲜的螃蟹,邀约亲朋一同细细品味。《鲁迅日记》中不乏吃蟹的记载,以1932年10月为例,就曾3次出现买蟹、吃蟹、送蟹的记叙。其间,10月15日“晚邀三弟全家来寓食蟹并夜饭”,10月23日“三弟及蕴如携婴儿来,留之晚餐并食蟹”,10月27日“上午广平买阳澄湖蟹分赠镰田(镰田诚一)、内山(内山完造)各四枚,自食四枚于夜饭时”。可见鲁迅居住上海后,经常与家人或友人饮酒食蟹,甘之如饴,共享兄弟之情、朋友之谊,其乐融融。  1919年,五四新文化运动如火如荼。鲁迅以笔名“神飞”,在8月21日《国民公报》上宣布了一篇题为《螃蟹》的寓言:  老螃蟹觉得不安了,觉得全身太硬了。自己知道要蜕壳了。他跑来跑去的寻。他想寻一个窟穴,躲了身子,将石子堵了穴口,隐约的蜕壳。他知道外面蜕壳是风险的。身子还软,要被其他螃蟹吃去的。这并非空惧怕,他真实亲眼见过。他快快当当的走。周围的螃蟹问他说,“老兄,你何故这般慌?”他说,“我要蜕壳了。”“就在这儿蜕不很好么?我还要帮你呢。”“那可太怕人了。”“你不怕窟穴里的其他东西,却怕咱们同种么?”“我不是怕同种。”“那还怕什么呢?”“就怕你要吃掉我。”  整篇寓言要言不烦,要言不烦,提示人们:新生事物往往有被旧实力消除于萌发状况的风险。  1924年11月17日,鲁迅在北京《语丝》周刊上宣布了闻名杂文《论雷峰塔的倒掉》。文章从杭州雷峰塔倒掉的音讯写起,引出白娘子被法海和尚装入钵盂,镇压在雷峰塔底下,玉皇大帝知道后,责怪法海草菅人命,命令缉捕他,法海“逃来逃去,总算逃在蟹壳里避祸”的传说。随后写道:“秋高稻熟时节,吴越间所多的是螃蟹,煮到通红之后,不管取那(哪)一只,揭开背壳来,里边就有黄,有膏;倘是雌的,就有石榴子一般鲜红的子。先将这些吃完,即必定显露一个圆锥形的薄膜,再用小刀当心沿着锥底切下,取出,翻转,使里边向外,只要不破,便变成一个罗汉容貌的东西,有头脸,身子,是坐着的,咱们那里的小孩子都称他‘蟹和尚’,就是躲在里边流亡的法海。”在记叙这则民间传说时,鲁迅将蟹的内部结构、煮食办法,描绘的细致入微,情味盎然,特别是“揭”、“露”、“切”、“取”、“翻转”等一连串动词,反映出鲁迅吃蟹技能的熟练和精确。篇末以“活该”二字作结,表达了鲁迅愤世嫉俗的爱情。  自然界中,螃蟹走路呈横爬状,现实生活中,亦有不少人像蟹相同“横着走”,令人气愤。1926年11月25日,鲁迅在《莽原》半月刊上宣布《琐记》一文,回想自己早年在南京江南水师书院读书时,有些高年级学生“上讲堂时挟着一堆厚并且大的洋书,雄赳赳地走着”,“就是空着手,也必定将肘弯撑开,像一只螃蟹,低一班的在后面总不能走出他之前。”鲁迅以揶揄的笔法,尖利地打击了身边同学中的这种丑恶嘴脸和蛮横行径。从而笔锋一转,直指位居显赫者:“这一种螃蟹式的名公巨卿,现在都离别得很久了,前四五年,竟在教育部的破脚躺椅上,发现了这姿态,但是这位老爷却并非雷电书院身世的,可见螃蟹情绪,在我国也颇遍及。”由此及彼,将社会上某些人恣肆横行的行为,类比为螃蟹的形状和走姿,予以无情的嘲讽和批评。  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勇士”,这句为人们耳熟能详的名言,出自1932年11月22日鲁迅在北平辅仁大学的讲演《今春的两种感触》(后经作者修订宣布于11月30日《世界日报》)。鲁迅指出“许多前史的经验,都是用极大的献身换来的”,他举例论证道:“比如吃东西罢,某种是毒物不能吃……这必定是曾经有多少人吃死了,才知道的。所以我想,第一次吃螃蟹的人是很可敬服的,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?……像这种人咱们当极点感谢的。”赞誉了人类前史上那些不怕献身、斗胆探究的先驱者的无畏精力。  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